齐白石和李苦禅之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代画家,李苦禅是画家齐白石的得意门生。
一九二三年四月的一个学生阳光文化灿烂的日子,一个自己身材比较高大,气宇轩昂,来自中国山东高唐县李奇庄的青年大学学子,敲开了这个北平跨车胡同十三号齐白石寓所的大门。学子的脸上写满了崇拜的脸色,真诚地向国画巨匠齐白石说,齐先生,我叫李英杰,二十一岁。 我很喜欢你的老画,想拜你为师,请齐先生收我为弟子。
李英杰便是起初名满天下的李苦禅。李英杰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童年和画有密切的关系,如着迷痴爱画。为了开拓艺术视野,李英杰国债来到举目无亲,一个陌生的人在北京学习。按现在中国流行的说法,李英杰是苦逼的“北漂一族”。第一次来到北京,用钱,李英杰居住的地方甚至没有租不起,只好去找住在北京郊区的寺庙的地方。寺中老僧慈悲心肠,在寺观中给了他这样一间破禅房做为一个栖身之地。
李英杰以扎实的基础,考入免费北大附中的“勤工俭学”,半工半读,考入中文系。两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北平的国务院西方绘画系。由于李英杰具有双重身份。白天,他是高等教育艺术设计院校的学生,夜间,他是老舍笔下拉黄包车的“骆驼也是祥子”。为了节减开友,李英杰效仿宋代范仲淹落泊时过日子的做法,天天熬上一锅粥,每餐只食三份之一。他的绘画用具,基本上学生放弃了铅笔,木炭尾巴像皮卡。
 同学林一卢,根据李英杰的生活发展现状和处境,很贴切的给他建立起了个雅号:苦禅。苦,是生活的现状。 禅宗,中国的写作意图,又称文人画,禅画。苦禅,是苦画的意义。受到寺院李英杰喜欢丰富的佛教禅宗的绰号。从此,李苦禅这名字就是伴随着他度过了不平凡的一生。
 李苦禅的自我介绍,齐白石深深感动。同样是穷人家身世,自小亲爱画画的齐白石欣然应允收下李苦禅为徒。李苦禅是北平艺专学习西画系的学生,只能通过利用自己业余活动时间跟白石学国画。 齐白石对这个穷人很重要,但丛丛英弟子,不仅不收取李苦禅学费,还经常呆在家里吃李苦禅,支付李苦禅提供所有绘画用品。
在导师齐白石教授的指导下,李苦禅的艺术水平越来越高。校阅阅兵门生卒业问题时,校长林风眠被一幅签名李苦禅的国画深深打动,连声说,我怎么不知道咱们艺专还有位画功出众的苦和尚?当他得知笔者李英杰时,齐白石的弟子,赞叹说,真是一个伟大的日子。1925年夏,北京国立艺专举行毕业生作品展,李苦禅展出了油画《独唱》等和八幅大写意花鸟画,作品被林风眠校长及其他先生全数买走。
自己的得意弟子,被校长林风眠赞赏有加,做为一个老师的齐白石文化当然也是值得高兴。为此,齐白石亲自操刀,一个党执政“惊吓”提供给李苦禅作为奖励密封,点燃了他“丹不知道老之将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受,禅鼓励苦。
 1927年5月22日,《晨报》副刊《星期利用画报》第85号发表其作品《松鹰》,齐白石在画上题道:“昔人学道有言一而知十者,不能知二者,学画亦然。劣天分者见任何些数而一不能焉!愚者见一下以下如无一。苦禅之学余而能焉,见一而能二也。白石题记。”
 李苦禅专门创作了一幅“鱼鹰图”,请老师品尝。图为日落余晖下波光粼粼的湖水,稀疏的黑色岩石上布满了鱼鹰。齐白石很喜欢它,欣然命笔题词:看到水鸟,绘画甘石多君家,留在正面写美好的时光,彭窗口蜡烛燃烧太疯狂了波澜。Rendi苦禅画这个,我不谋而合,对于前者的意义,记得Ganren羽。韩国的山脉清单。然后,另一个话题说: 数以百计的弟子,人们也学我的手,英语也俘获了我的心,英语也战胜了我,英语也战无不胜。 如果第二天英国不享名,天地无鬼神!
 做为享誉国内外的国画巨匠,齐白石除了很是自满地将门生李苦禅比作孔子门下的颜回,竟在《鱼鹰图》题辞中称李苦禅为仁弟,并且给了这么高的评估,可见两人之间,不但仅是师徒的瓜葛,的确上升到了知己的境界了。

Copyright © 珠吉初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00952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