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草书——黄庭坚

黄庭坚,北宋墨客,书法家,词人,与苏轼、米芾、蔡襄合称为宋四家。
宋代在草书进展史上拥有异常非凡的位置——加倍非凡的是,这种地位几乎由一个人以一已之力所造成——他就是黄庭坚(1045-1105)。
草书发展到盛唐,疯草成熟,在流动中得到写作方法、节奏、线条、结构的丰富变化,成为草书不能轻易移动的规则。黄庭坚是钦服唐人狂草的,对张旭、怀素都有会意之论,自言“得藏真(怀素)自叙于石杨休家,谛观很多天,恍然自得,落笔便觉超异”3。以其颖慧与才力,不至领略不到唐人草书的要义,然而他的草书却一改唐人旧法,速率放慢,稍加抑扬,在许多处所废弃线条的继续而着意于空间的左右,效果形成与唐人迥然不同的一种风格,“草书之法,至此又一变矣”(姜夔语)。他在行草、奔放的气势当然不能与唐代相比,但在空间结构上表现出宽宏大量和丰富多彩的变化,却不能让唐代。
这种教学风格与他的行书发展有关。宋代,已成为所有楷书技能的基础。这对于中国行书发展来说,尚无大碍,但与草书的要求自己格格不入,所以一个书法家学习通常只能在标准草书和行书之间作一选择:精草书者少作行书,以行书没有知名者多不谙草法。 这种趋势一直持续到今天。此中当然也有少数人能越出常轨,如王铎、傅山等,但他们的草书、行书基本上各立室数,偶然竟像是分歧作者的作品。《黄庭坚》摒弃了草书的大胆节奏,同时增加笔画数量,不避免长画向四面八方伸出(一般来说,草书避免垂直以外的长画,因为它们破坏了作品的连续性) ,这一切都与他的行书笔画相统一。
黄庭坚,以形成开放结构行书,一些试图向外扩张,招从而造成一些困难中风。前人不断追求笔画的变化,主要可以依靠这些线条进行内部控制运动的丰富性,其笔法以使转为主,如王羲之的行书和草书;当笔画的尺度方面加大发展而且对于平直时,无法再使用使转的方法——一画中我们一次使转无济于事,多次使转则无法通过操作,因此企业只有学生采用行进中添加一些波折的方法,这虽然在流畅性上有些经济损失,但增添了复杂性和苍老的感觉。这是“涩笔”的由来。这一类笔触发展也是他草书的关键,如《太白忆旧游诗》。 短画自然不需要加曲折,这也可以形成节奏对比。总的来说,《黄庭坚》的写作速度比唐代的《野草》要慢得多。如果中国草书相比少林拳,即黄庭坚是八卦,一路罗汉 - 也不同于太极。
黄庭坚的单字衔接工作颇有中国特色。相邻两字常常可以互相穿插,一字的凸出部分企业往往需要嵌入另一字的凹处,尽管有摆布的痕迹,但总能形成一个特殊的视觉设计效果;两字之间,书写时紧紧相连的端点被各种活动紧贴的结构隔开,空间发展成为社会构成艺术作品的主导影响因素,时间退至第二位——唐人狂草则是另一种就是感觉。
“赵阎占味道”评论他的诗:“奇妙的山谷,无端的,未经授权的访问,如大椽,如龙转这样,扫抛弃一切,只提语言的本质往往采取在交互式英里,不中。子公司,意在对抗非凡的范围。“关于”承诺书“的问题,” 黄庭坚“是一样的书法和诗歌。
总体发展速度的放慢自己也有助于学生强化学习着意安排工作空间的印象。作者生活似乎在边写边思考对空间的处理,思考一个成熟时则来几下快动作,接着我们又在沉思中缓缓前行,例如《杜甫寄贺兰铦诗帖》。
在黄庭坚草书中有一种难以察觉的宽大。 他经常压缩单词结构的一个部分,使其他空格显得特别开放,同时引起密度节奏的频繁变化。 这是他与唐朝区别的另一个特点。
很少有人直接研究他的草书作品,但有些作品的创作影响深远。在他之后,行书草书笔画混杂成为普遍现象。祝允明等人草书中的平直点画(唐人草书中未见)和邻字的穿插,都能看出黄庭坚的影响,而王铎草书中某些非凡的缀合体式格局,与黄庭坚的作品瓜葛亲近。
在草书的历史上,黄庭坚作为标志着中国一个信息时代的开始。一个漫长的时代。他的影响企业难以尽述,因为他是一个起端,一位学生出色的独创者。他不以他们表面上的形似泽惠后人,但却从内心深处发展影响到社会人们的构成基本原则。然而也正是他,以他的身影隔断了我国人们对唐人狂草的真正可以理解。也许,这一直要持续到人们为了能够保持清醒地看出他所具有的意义与局限的时候。


Copyright © 珠吉初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00952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