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画诗——中国文人画家的格调

 题画诗,顾名思义就是把诗写在画上。 它通常是由画家自己写的,或由其他人写在画的边缘。 铭诗作为一种独特的中国画艺术形式,在世界上未出现过任何一种绘画。
一般来说,诗歌的内容可以表达作者的情感,也可以谈论咏叹调画面的艺术洞察力或意境。 正如清代画家方薰所说: “高情感的意志,绘画缺乏题目寄之。 而这与诗“诵不足、诵不足、诵不足、诵不足、诵不足” ,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其实,宋代开始之前,极少有题画诗。比如,唐代的王维是大诗人,也是中国画坛开宗大师。要说学生能写,王维是善画者中最不可能写的,可是对于王维的画作我们并没有题诗。
其时不仅是王维,唐朝的李思训父子,张萱,周昉以及稍后的荆浩,范宽都不题款题诗,至多也就是在树枝偶尔山石暗地里签上名字。这些人还活着,也有中国的名字,具有体积和诗歌的体积,有的甚至有名。只是因为当时我国尚没形成,题长款长句的风气。
宋代以后,开始形成文人画,并在此时的绘画诗风气逐渐形成。 文人画也是中国的一大特色。 中国人有一个特点,喜欢把文人画分门别类,其实文人画就是从文人画和士大夫手绘中指出来的。 文人画不在乎喜欢,没有现实,而是特别强调风格的高雅。 关于气味,关于书籍。
 苏东坡将是一个文人画的早期人物。苏学士的画作谈不上精深高古,在安排规律方面也不太讲求,他的画作甚至不如他的学生张文潜。但他自己却能奇想用笔,静雅用墨,自成一格。尤其是他的画诗,它是优雅和从容,能够屏幕成垂直远。
像他为北宋名僧惠崇的《春江晚景》所提出了诗词: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利用河豚欲上时。例如,他的《李世南》为《平原秋色》一书题名七绝: 野水涨落不平的痕迹,薄林根出霜。哪里去划船船把家安在黄叶村南。
这些问题情景进行交融,情境具有悠远的题画诗,恰是一波发展一波的涟漪,能长久地在人的心灵里轻轻地荡漾。
题画诗盛行于宋、元、明、清时期。在那个社会时代,几乎我们所有的画家首先得是个诗人自己或者其他作家。不懂中国文学理论没法进行画画,几乎已经成了学习中国画的一个画理。他们用文学的思想去通过画画,而画出来的作品也更具有文学性和诗学思想境界。这一点与西方国家不同,西方人画的是历史,中国人画的是文学。
宋、元、明、清四个朝代的伟大画家,在史册上流传下来的作品中,大多都有题诗。 有些诗歌很有名的,可以说是诗歌史大观中的精品。 就像南宋的李唐,当他南渡杭州时,没有人知道他的画。 时穷时穷,披挂画题,具有讽刺和通俗的诗句:云里烟村雨滩,易见之。 不知人何时眼,多买胭脂画牡丹。
像元朝,王冕,他的一生布衣展示梅花冷漠显个性。他写道:“从标题梅花”在:集中砚池我们的家乡,所有的花儿淡墨痕。不夸好颜色,只留下满乾坤清气。他的诗,真的写的所有名利,向往正义的人心里去了。
画是思想和心灵的产物,同样诗也是我们心灵和思想的显影。你是什么样发展的人,就会有什么样一个画面,什么样的诗篇。徐渭可以与其说是中国一代狂士,他的题画诗同样也毫无存在顾忌。他在一幅狂草般的水墨作为牡丹上,就有很多这样的句子:我学彭城写岁寒,何缘春色忽黄檀。正如三醉岳阳客,时访青楼白牡丹。而最后通过这句 “时访青楼白牡丹”,直接经验告诉自己别人他是妓院的常客。
金农也是我们这样,他是怪客,特立独行,画怪诗巧。他的画作进行想象奇特,笔墨另类天真,他既是中国这样才能的人,他的题诗肯定自己也是一种天真巧妙。
 他考了一书页,只画了一角的粉红墙,杏子,但标题诗很有味道和空间感:绿色的嘶声控制着方艾,墙外的红杏墙。 唯杏真傲,三年见冠军。 他很聪明,很独特,不画长途跋涉,不画肩杆书,只用一首诗来描绘画面。
 精彩的题画杰作,应该与画面相辅相成,就像一场精彩的相声,没有笑话和笑话。 一个人能够绘画,画面的大小和内容总是有限的,一首好的绘画诗,就会为画面插上翅膀,使画面千里迢迢。
现在的画坛有些人为了反对题诗,理由是中国绘画发展又不是一个文学。吴冠中就说过,画就好好画,干吗非要题诗?其实就是这种方式反对他们没有得到多大道理。只是,如果是通过画面我们需要,又何必非要划清界线。让高超的文学艺术作品,把画境抬到更远,又何尝不是锦上添花呢。

Copyright © 珠吉初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0095240号